黑鸠_眉毛痴汉

三次繁忙退圈爬墙更新无望
谢谢点过关注的你们

【米英】Forest Fires

*国设,最近热的要死所以来一发清凉点的,HE

*题文无关,题目是首歌,冰岛民谣❤

有的时候亚瑟就是讨厌身为国家意志这一点。

只是出来滑个雪,谁能想到会发生雪崩,躲着跑着竟然跟阿尔弗雷德跑散了,随身携带的手机也接收不到信号,幸好找到一间废弃但还算完好的木屋,他不管不顾地冲进去,把风雪关在门外。

冷,还是冷得要命。

亚瑟在角落缩成一团,他脱了手套,双手合十用力搓揉,掌心因充血而短暂红润起来,又很快褪成和指尖一样的苍白。

亚瑟开始后悔答应阿尔弗雷德来滑雪了。他本就不擅长运动,又天生惧寒,雪地靴加羊毛袜的组合也没能把他的双腿从零下二十度的地狱里拯救出来。他冷得直抖时忽地想起一句话:痛苦和恐...

【APH】 米英联手灌醉法/国,情场浪子守身如玉

*cp米英,法贞

“每次法/国在场,女人都会围过去啊。”美/国靠在吧台上,促狭的目光落在脂粉堆里玩着女人头发的法/国身上,“我倒是想知道他的床上到底躺过多少个?”
强忍不对面前的酒杯伸手,英/国嗤笑一声,“我说一个都没有你信不信?”
“一个都没有?”美/国略略惊讶地睁大眼,旋转的灯照过他半举着的高脚酒杯,迷幻的酒液闪出具有层次的色泽。

女人把鸡尾酒递到他唇边,法/国似笑非笑地凝视片刻,抬颌饮尽。坐在他大腿上的那姑娘又递上一杯威士忌,他摸了摸她的小脸笑着摇头。
他从不喝烈酒,尤其在酒吧。
“宿醉的感觉太难受,”他说,他曾不知分寸地痛饮过,酩酊大醉,烂泥般瘫在酒馆门口。“而且在我喝醉的时候总有...

【米英】养独角兽听起来一点也不HERO

*逆转兄弟, @光隙 的点文
 *五岁年龄差,19岁米×14岁英,无血缘关系。
 一块很难吃的小甜饼,就是想写他们牵小手,嗯。

    “亚瑟·柯克兰,我跟你说过了家里不准养狗……”阿尔弗雷德的目光顺着牵在他弟弟手上的狗链拐了个弯,一个项圈浮在半空中。

    “哇啊啊啊——”


    APH USK

    ◇...


【普洪】同义词

    ♣yoli@常青藤.的点文。夹带露中私货

    ♣对扑克设定不是很了解,bug满天飞,中文英文一锅乱炖

    ♣能接受请往下。食用愉快。

    APH  普洪  < 同义词 >

    文/黑鸠

    “皇后。”

    伊丽莎白回过头去,伊万笑眯眯地看着她。她的目光绕过他高大的身体,回望她刚刚走过的长廊到底哪里可以藏得下梅花国...

200fo达成,感谢关注!

来开点文啦啦啦~

一共点6篇文,CP见tag(占tag抱歉

抽自己喜欢的设定写。

带梗/带设定←这两有区别吗

不开车,或许会飙婴儿车。。

呜啦啦啦啦啦<(。・∀・)ノ

【普洪】Almost Lover

*设定为二战结束不久,时间轴混乱也勉强能糊眼。

“基、尔、伯、特!”

    伊丽莎白忍无可忍,在她允许他参观她的实验室后,这个十足十的流氓、混蛋竟然打碎了三只试管,两次用嘴吹灭酒精灯,五次以归类的名义把硫酸铜溶液和氯化铜溶液此类颜色相似的溶液混合;这个自大狂把她的实验室弄得一团糟,却兴致缺缺地趴在她的笔记本上,转着笔:“真无聊——”

    “看打!”

   

    APH  普洪  Almost Lover

   ...

【普洪/独伊】旋转旋转!(下)

父母离场,哥哥去跳舞,小路德维希在长桌上取了好几块蛋糕,打算端去露台吃。

“请给我一杯水,谢谢。”端着托盘的侍者抱歉地摇头,“对不起殿下,我这儿只有酒。”

“好吧。”他老气横秋地又叹了口气,端着蛋糕去了露台。

他刚把蛋糕放到露台的小圆桌上,回头就看见一个系着两条麻花辫子的女孩坐在秋千上晃着细弱的两条小腿,看着他。

她的眼睛真好看啊,是琥珀一样的蜜色。

两人对视良久,路德维希才后知后觉地脸红,端起盘子:“抱歉!我,我不知道这里还有人……”

女孩笑盈盈地看着他:“没有关系哦。”

“我可以坐下来吗?”他指了指她身旁的空处。

“当然。”

“你叫什么?”路德维希用叉子分开一部分蛋糕,放...

【普洪/独伊】旋转旋转!(上)

*yoli天使的设定@常青藤 *´∀`)

*想尝试一下宫廷舞会。

距离王储的选妃舞会只有不到一个小时了。

“殿下殿下!”女仆顾不上礼仪,随意敲了两下门就进到小路德维希的寝室。

路德维希见状皱了皱眉:“怎么了?”

女仆把托盘放在他的桌子上,上面放着一套礼服,“一个小时以后就是王储殿下的选妃舞会了,您快点!”

“一个小时?”路德维希闻言嘴角抽了抽,一边拿起衣服抖开一边说,“怎么现在才来通知我?”

“呃,王储大人说要给你一个惊喜……”

“……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儿就好。”

女仆领命出去了,路德维希叹了口气,嘟囔了句“哥哥怎么还是这样”,开始换衣服。

一个小时后,宫殿大堂...

【露中】骗子夫妇

◇开头高能。

◇HE,HE,HE,重要的话说三遍

◇关于骗保险金的一对骗子夫妇的故事。

咔嚓咔嚓。

“死者伊万·布拉金斯基,俄籍人,死因是动脉破裂,失血过多。”

贝什米特警官听着法医的报告,点了点头,看向沙发上坐着的东方男人。

他神情恍惚,褐色眼眸底下乌青深重。

“节哀。”贝什米特警官说。

男人看了他一眼。

次日,警/察/局。

“抱歉,王先生。”贝什米特警官倒了杯水,推到王耀面前,“事发现场只有你在,你被列为了嫌疑犯。别紧张,我们只是例行公事地问一问。”

“你的名字?”

“王耀。”

“与死者关系?”

“夫妻?”王耀脸上浮起一丝古怪的笑,“同性恋人。”...

[APH]Happy New Year!

◇文力直降让我先哭会(இдஇ; )
◇主cp法加,副米英露中
◇新年小甜饼,食用愉快(๑>ڡ<)☆

0.
咖啡厅。
弗朗西斯一手支棱头,另一只手不断搅咖啡。他静静地聆听面前的女士侃侃而言的化妆品,并不时递上几句赞叹。
天知道他有多么厌恶这个女人,明明是约会却成了推销化妆品,她脸上的蜜粉随着她的嘴皮子动而四处飞扬,甚至落到了咖啡里,浮在奶油泡沫上。
他顿时失了喝咖啡的欲望,懒懒地倒在沙发上,想着能让他离开的各种理由。
口袋里的手机发出震动。
他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把手机抽出来,冲女人打了个手势,走到咖啡厅门口打开手机。
仅是一条信息也好,能救命足够。
[中/国]
「除夕夜来我家吃饭。」
他眸光闪了闪:「除...

1 / 3

© 黑鸠_眉毛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