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鸠_眉毛痴汉

三次繁忙退圈爬墙更新无望
谢谢点过关注的你们

【米英】养独角兽听起来一点也不HERO

*逆转兄弟, @光隙 的点文
 *五岁年龄差,19岁米×14岁英,无血缘关系。
 一块很难吃的小甜饼,就是想写他们牵小手,嗯。

    “亚瑟·柯克兰,我跟你说过了家里不准养狗……”阿尔弗雷德的目光顺着牵在他弟弟手上的狗链拐了个弯,一个项圈浮在半空中。

    “哇啊啊啊——”

    

    APH USK

    ◇

    “不准养!”

    是的这个躲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的蠢货是我的哥哥,阿尔弗雷德·笨蛋·琼斯(Alfred·Fool·Jones),智商从未上线,满脑子汉堡可乐,自称Hero——可是你瞧,他十九岁了,却只是因为我带回了一只独角兽而大喊大叫,以至于引来了友好的邻居格林夫妇,问我们是不是有人入室盗窃。

    “不准养!亚瑟你听见没有?”

    “独角兽很乖的,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比手画脚地给他描述了一下它的外貌,“它只有小狗大小,纯白色的毛,额头的角只有牙齿那么尖。”

    “真的?”他半信半疑地探出头,我蹲下身摸了摸独角兽柔软的鬃毛,“去让阿尔弗雷德那个傻瓜瞧一瞧。”

    在阿尔弗雷德眼中我大概是在抚摸一团空气并进行了奇怪的对话,他怪叫一声,冲进房间。

    独角兽沮丧地趴在我的大腿上,我叹了口气抱着它进房间。

    

    “你到底为什么非得养它?”

    在这之后我和阿尔弗雷德又进行了一次谈判,当他问到我为什么非要养独角兽时,我迟疑了好久才说:“因为养独角兽听起来很拉风啊。”

    “噢,你这理由听上去真牵强。”他咬着吸管,吸溜吸溜地喝着可乐:“而且那可疑的停顿……”

    “你到底给不给我养?”我打断他的话。

    “我养你还不够吗?”他很小声地说,这话听上去有些歧义,根据我对这家伙十年的熟悉程度我相信他的思维还是走在正常轨道上的。

    “独角兽我自己养就好了!”我梗着脖子道,“不用你操心!”

    “得了吧,你可别给它吃你的司康饼,否则……”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趿拉着拖鞋回房间,临关门前又探头说了句,“让我逮到它偷吃我的汉堡它就别想在这儿待下去了!”

    “谁要吃你的汉堡!”

    我脱了拖鞋扔过去,正好打中他的脑袋。“嗷!”

    独角兽蹭了蹭我的脸颊,我返给它一个比哭更难看的笑容。怎么越来越尴尬了呢,明明一开始打算养独角兽时就是为了和阿尔弗雷德能有更多时间呆在一起啊……

    我把头埋到双膝间,沉默地对着小腿间空隙漏进的灯光。

    

    ◇

    阿尔弗雷德对住进他家的独角兽表示很不满。

    他也不是处处针对它,只是在亚瑟在厨房热牛奶时,蹲在那团套着项圈的空气前大口嚼着汉堡,他能感受到面前他看不见的生物咽了咽口水,这让他有种报仇的快感。

    哼,谁让你分走了亚瑟对我的……呃,喜欢。

    “阿尔弗雷德别把你那该死的汉堡喂独角兽!”

    “我没有!”阿尔弗雷德从沙发上跳起,他现在更讨厌它了。

    亚瑟把牛奶倒在独角兽专用的小盘子里,放到餐桌上,独角兽撒开腿跳上餐桌,直起身来一点点舔舐喝掉牛奶。

    “What!!!你让本Hero跟它同桌吃饭!!”

    “安静点。”亚瑟伏在桌面,淡色的唇微微抿着扬起微小的弧度,绿眸在灯光下温柔地闪烁着光芒,阿尔弗雷德也安静地趴在桌面,看着亚瑟,他不知道他的目光同样温柔。

    蓦地他站起来探身在亚瑟脸颊上亲了一口,“早安吻。来自亲爱的哥哥阿尔弗雷德。”

    ◇

    傍晚,亚瑟要出门散步,阿尔弗雷德趴在门口听了半天动静,才装作出来打水的样子漫不经心地走出房门。

    “你要去哪里?”

    “散步。”

    “带着它?”他指了指漂浮着的项圈。

    “嗯。”

    “噢老天,我可怜的傻弟弟!”他的演技真是浮夸,“我劝你把项圈解下来,不然别人看到还不得吓死。”

    亚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解开皮带拆掉项圈,阿尔弗雷德自顾自道,“爸妈让我照顾你,我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出去。唉,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亚瑟板着脸说,“独角兽看到你会跑掉的。”

    “噢噢噢它真是太害羞了!”

    “……”亚瑟对天翻了一个白眼,“我十四岁了,哥、哥。”

    “未成年人啊。”阿尔弗雷德像个老头似的感叹起亚瑟的年轻气盛,却忘了自己也刚刚成年,更加精力旺盛。

    亚瑟摇了摇头,推门出去了。

    “等我一下!”

    

    最后还是跟来了。

    他们并肩走着,独角兽在亚瑟脚边,扑进花坛戏弄蝴蝶,一路滚过去,沾了一身草屑。

    夕阳橘色的光烧得云朵卷了边,把天空染成一样的颜色,不分品种的鸟停在电线杆上,一溜串剪影一般。

    亚瑟偷偷抬眸看阿尔弗雷德。阳光把他澄澈的蓝眸搅成更加奇妙的颜色,绚丽夺目地让人移不开眼。他迎风飘荡的金发和摇晃的呆毛,都一同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似乎察觉到某道目光的注视,阿尔弗雷德偏头去看只有亚瑟羞红的双颊。

    “你脸红了吗?”

    “不!”他瞪大眼睛,咬着下唇,阿尔弗雷德仿佛又看到小亚瑟把日记本藏在身后。他支吾道,“只是太热了……”

    他们继续散步,两个人各怀心事。落日拉长他们的影子,有谁率先打破了两道身影间的空白,拉住对方的手,紧紧扣住细长的五指。那僵硬的手指怔了许久,终究还了对方一个拥抱。

    虽然养独角兽听起来一点也不Hero,不过为了亚瑟,本Hero还是愿意的。

    只是为了亚瑟哦。


一枚彩蛋♥

阿尔弗雷德拉开门,爸爸妈妈牵着一个比他矮一个头的男孩。

男孩抬起头来,他有一双很明亮的绿眸,他脆生生地喊:“哥哥。”

评论(2)
热度(66)

© 黑鸠_眉毛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