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鸠_眉毛痴汉

这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高三po
三次繁忙退圈爬墙更新无望
谢谢点过关注的你们

【普洪/独伊】旋转旋转!(下)

父母离场,哥哥去跳舞,小路德维希在长桌上取了好几块蛋糕,打算端去露台吃。

“请给我一杯水,谢谢。”端着托盘的侍者抱歉地摇头,“对不起殿下,我这儿只有酒。”

“好吧。”他老气横秋地又叹了口气,端着蛋糕去了露台。

他刚把蛋糕放到露台的小圆桌上,回头就看见一个系着两条麻花辫子的女孩坐在秋千上晃着细弱的两条小腿,看着他。

她的眼睛真好看啊,是琥珀一样的蜜色。

两人对视良久,路德维希才后知后觉地脸红,端起盘子:“抱歉!我,我不知道这里还有人……”

女孩笑盈盈地看着他:“没有关系哦。”

“我可以坐下来吗?”他指了指她身旁的空处。

“当然。”

“你叫什么?”路德维希用叉子分开一部分蛋糕,放入嘴里,细细咀嚼。

“……爱丽丝·瓦尔加斯。”她迟疑了一会儿答道。伊丽莎白姐姐吩咐过,不能暴露真名,费里西安诺捏了捏手心,“你呢?”

“路德维希。”

“你不是来选妃的吧?”路德维希把嘴里的蛋糕全部咽下。

“嗯,我是跟着伊莎姐姐过来的。”费里西安诺说,他还没到变声期,无论是外表还是声音上看他都是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姑娘。

费里西安诺一手抓住秋千的扶手,前倾身子,从被风吹得飞扬的窗帘间隙里指着被基尔伯特牵住的伊丽莎白说:“看,伊莎姐姐。”

路德维希放下碟子,也学着他的动作探出身去,但他什么都没看到,窗帘被风吹得鼓胀,把里面遮得严严实实。

“看不到。”他老老实实地回答。

“真可惜……”费里西安诺嘟着嘴坐好,夜风很大,吹着他的裙摆飞扬,露出膝盖以上一点点肌肤。他缩了缩脖子。

“你冷吗,爱丽丝?”路德维希把他身上的小外套脱下来披在费里西安诺细瘦的身体上,“别着凉了。”

“可是,这样你不会冷吗?”费里西安诺对着路德维希,他琥珀般的眼瞳衬着王国的灯火,亮晶晶的。他想要把外套还回去,路德维希却像个小大人一样,双手按在他肩头,“女孩子不能着凉的。”

“谢谢你,路德。”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想去跳舞吗?”路德维希问。

“啊?”费里西安诺猛地抬头,被识破的尴尬惹得他脸上绯红,“没有的事……”

“想去就去吧。”路德维希牵起费里西安诺的手,“我来做你的舞伴。”

路德维希牵着费里西安诺走进舞池时,他可蔼可亲的兄长向他投来了揶揄的目光。

“路德……我不会跳舞。”

“跟着我就好了。”

基尔伯特打了个响指,帘幕后的乐队开始演奏。

“请吧,女士。”

虽然伊丽莎白十分不情愿,但碍于国王的面子及王储的身份,她不得不跳完这一支舞。上帝保佑,基尔伯特是绝对不会喜欢上她的,这场闹剧应当尽早结束。

基尔伯特伸出手揽住了伊丽莎白的腰,他们迈开舞步,摆动身肢。

“说真的,男人婆你的舞还不算太差。”基尔伯特半搂住伊丽莎白,她轻轻地转了个圈,墨绿的裙摆荡出微小的波澜。

第一次旋转。

身体相贴,伊丽莎白可以感受到基尔伯特挺拔的身姿和有力的腰。

他们的双手交叠,扬起又落下,然后悬在半空,伊丽莎白就在基尔伯特的臂下再次转了一圈。

第二次旋转。

他松开了她的手,伊丽莎白自由舒展手臂,裙摆飞旋,犹如在水中漂荡的青荇,弧线柔软。

他们的手不断分开,又牵住,似离非离。伊丽莎白不停地旋转,她褐色的长发飘起,掠过他们交织的十指。

光滑的彩瓷地面,隐隐晃荡着伊丽莎白姣好的身影,她的脚踝,她的小腿,她的腰肢,无一处不柔软美好——基尔伯特承认他这么做不大厚道。

当他们再次相贴时,双臂交叠,双手相执。

探步,退步,旋转,旋转!

基尔伯特肩膀上的穗子,伊丽莎白的长裙都飞舞起来,旋转旋转!

“不要害怕,爱丽丝,我会领着你的。”音乐奏响,路德维希牵着费里西安诺柔软的小手,探出舞步。

“一二,一二……”他低声打着节拍,费里西安诺一开始并不能跟上,连踩了路德维希好几脚,踩一脚他就连声说“对不起”,眼里已经积聚了眼泪。

“如果这样做不到的话,那就来旋转吧!”路德维希说,揩去费里西安诺眼眶边的泪水,“旋转旋转!”

他高扬起手,费里西安诺就飞快地开始旋转,白色的裙摆旋转,如同盛开的百合。

“旋转旋转!”

“别浪费今晚的时间了,姑娘们。”基尔伯特一手揽住伊丽莎白,一手抽出佩剑,“舞池如战场,跳起来!”

“旋转旋转!”

乐队识时务,立马换了调子,轻快而极有节奏,在场的所有人都加入了这场舞会,淑女们放下矜持,齐声高吟:“旋转旋转!”

她们的手臂交叠,她们的舞步轻盈,她们的裙裾连成一片。

站在二楼的皇后微笑道:“年轻多好啊。”

国王拍了拍她的肩膀。

一曲终了。

费里西安诺扑进路德维希的怀里,扬起因跳舞而通红的脸蛋,笑着蹭了蹭他:“谢谢你,路德!”

费里西安诺的辫子有些散乱了,长长的头发拂在他脸上,挠得心里痒酥酥的。

“没,没什么……”

基尔伯特看着害羞的弟弟暗笑不已,看见身侧的伊丽莎白,突然一勾脚,伊丽莎白就失去平衡,跌到他等待已久的臂弯里。

伊丽莎白揪住了他的衣襟。

“嘿,伊莎,我想,你大概愿意留下来了,是吗?”

评论(1)
热度(37)

© 黑鸠_眉毛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