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鸠_眉毛痴汉

这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高三po
三次繁忙退圈爬墙更新无望
谢谢点过关注的你们

【普洪/独伊】旋转旋转!(上)

*yoli天使的设定@常青藤 *´∀`)

*想尝试一下宫廷舞会。

距离王储的选妃舞会只有不到一个小时了。

“殿下殿下!”女仆顾不上礼仪,随意敲了两下门就进到小路德维希的寝室。

路德维希见状皱了皱眉:“怎么了?”

女仆把托盘放在他的桌子上,上面放着一套礼服,“一个小时以后就是王储殿下的选妃舞会了,您快点!”

“一个小时?”路德维希闻言嘴角抽了抽,一边拿起衣服抖开一边说,“怎么现在才来通知我?”

“呃,王储大人说要给你一个惊喜……”

“……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儿就好。”

女仆领命出去了,路德维希叹了口气,嘟囔了句“哥哥怎么还是这样”,开始换衣服。

一个小时后,宫殿大堂。

“West你来了啊。”王储基尔伯特揉了揉小路德维希刚打理的头发,如愿以偿地看到弟弟皱了皱眉头,贝什米特王储大笑。

侍者把最后一位淑女请进了宫殿后,合上了门。

皇后颇为满意地看着底下黑压压的人群。年轻的姑娘们总归是讨人喜欢的,光是听见她们夜莺一般轻灵的笑声,就让她觉得深藏了几十年的青春与活力再度萌发了。

只是……皇后瞥了一眼长子,忧心忡忡地想,真的会有人愿意嫁给基尔伯特吗?

站在二楼的小路德维希微压下颌,打量着底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大家淑女们,她们无一例外的都有一张娇嫩的脸,水灵红润如新鲜的苹果,天生的好气色。

“West看中了哪一个?”兄长矮下身揽住他的肩头,坏笑地问,“你帮我挑。”

“不……”

“欢迎各位小姐来参加我长子的选妃舞会。”老贝什米特国王牵着皇后的手说,他的话简明得体,“请尽情享受。舞会结束后,我们会从其中选出王储的王妃。”

舞会开始,基尔伯特走到舞池中央,对着小姐们,伸出一只手,“那么,有哪位小姐愿意赏脸,跟我跳第一支舞?”

淑女们先是一愣,接着争先恐后地往前扑去,每一只纤细的手都唯恐落后,不顾一切地往前探去,一时之间场面极其混乱,基尔伯特的手空在那里,没人能碰得到。

他挑了挑眉,手不嫌累地一直举着,嘴边嘲弄的浅笑。

“啊!谁扯我头发!”“你踩到我的裙子了!”“别挤别挤,压得我好疼!”

小姐们挤作一团往前推进,眼见最前面的手就快要触到基尔伯特的手,基尔伯特又后退了一步。

“这些女人都是白痴吗?”一个落单的姑娘站在舞池边缘叉着腰说。

基尔伯特看过去,脸色苍白。

褐色的长发,墨绿的长裙,镶着金色细边的白色外衣,挽到肘部露出细长白皙的小臂,还有那双绿橄榄一般的眼眸,基尔伯特绝不能忘记的……

“男人婆你怎么在这里!!”

“你,你不是那个假扮王储的傻鸟吗!”伊丽莎白·海德薇莉震惊得差点咬到舌头,“你,你不会真的是……”

“我就是王储,之前跟你说还不信!”基尔伯特得意地瞥了她一眼,却发现气得七窍生烟的海德薇莉小姐走向大门。

“喂喂,你去哪啊,舞会还没结束呢!”基尔伯特迈步跟上伊丽莎白,他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管身后那群牵扯在一起如同一捆杂乱的麻绳的淑女们了。

“停下,你要违抗王储的命令吗?”基尔伯特扯住伊丽莎白的手腕带着她转身对向自己。

她深吸了一口气,说:“亲爱的王储殿下,我很抱歉之前得罪您,拜托您千万不要降罪于我的家族,我立刻就消失在您面前。”伊丽莎白没想过之前街头遇到的这个嚣张的傻鸟真的是王储,她甚至还拿平底锅来砸他。

“这下可糟了,”她心想,“我还是快快离开,免得捅出个篓子来。”

“我说完了,劳烦您放手,我会自己走回去的。”伊丽莎白情真意切道。

“走回去,穿着这双高跟鞋走回去?”基尔伯特用看一个傻瓜的眼神盯着她。

“基尔,如果我是你,这个时候我就会牵住这位小姐的手去跳一只舞,也许跳完了,她就愿意留下来了。”老贝什米特国王的声音从二楼传来,伊丽莎白抬头就看见国王和皇后“看好戏”的神情,一阵慌忙:“别,我,我不会跳舞。”

基尔伯特听完一拍脑门,大声道:“谢了老爹。”不由分说地牵了伊丽莎白的手走向舞池。

伊丽莎白边走边挣扎:“我,我不会跳舞……”

“没事,本王储会。”

“我会踩到你的脚!”

“没事,我不怕疼!”

伊丽莎白没了法子,心急之下脱口而出:“我没人喜欢!”

基尔伯特停下来,伊丽莎白松了一口气,但基尔伯特接下来的话让她呛了半天:“没事,我喜欢。”

那团“麻绳”终于解开了,喘着气的淑女们都围着舞池而立,眼睁睁看着王储殿下带着一个陌生的女人走进舞池。

但舞池中央并不止他们这一对舞伴。

基尔伯特对着牵着女孩子手的弟弟挑了挑眉。

小路德维希羞红了脸,更用力地握紧了手心里那只稚嫩的手。

TBC.

评论(6)
热度(31)

© 黑鸠_眉毛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