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鸠_眉毛痴汉

三次繁忙退圈爬墙更新无望
谢谢点过关注的你们

[米英]May I kiss you?

圣诞快乐(◎`・ω・´)人(´・ω・`*)

“喂?”粗眉毛的英/国人不耐烦地接起电话,歪着头把听筒夹在耳朵和肩膀间,一手压住被风吹动的纸张,另一只手执笔在纸上并不流畅地写着文件。
“喂——亚瑟,明天可是圣诞节啊!”听筒那头传来阿尔弗雷德高扬的音调,他自然而然地想到阿尔弗雷德那双钴蓝的眸。
“那又怎样?”亚瑟轻哼。
“拜托,别那么无趣,不打算参加国家间的聚餐吗?”阿尔弗雷德用手掂起盘子里的杯子蛋糕,咬了一口。咀嚼嘴里松软的蛋糕,他还不忘补上一句:“你这古板的老绅士。”
额角的青筋抽搐着,亚瑟毫不客气地回道:“是谁弄出的烂摊子要我收拾?”
“好吧好吧。”阿尔弗雷德投降似地举起双手,即便听筒那边的家伙看不见:“hero跟你赔罪——我诚挚地邀请你,亚瑟·柯克兰先生,于圣诞节那天来我家享用晚餐,您愿意吗?”
“不了,谢谢您的邀约,但恕我不能答应。”亚瑟故作冷淡地答道,“我并不愿意和我讨厌的人过圣诞节。”
直到对方挂了电话,阿尔弗雷德还拿着听筒站在原地,他站了许久,最后微微一笑。

“喂?”当忙得不可开交的亚瑟再度听到电话铃铃铃地响起时,他额上的青筋不免又躁动起来。
“您好,柯克兰先生。”也许是察觉到对方语气不善,来者也稍稍放柔了声音——即便他原本的声线也足够温柔。
“马修?”亚瑟讶然,他停下手里的钢笔,听着青年一如既往温顺且稍显怯懦的嗓音带着笑意:“是的,是我,马修·威廉姆斯。”
“有什么事吗?”亚瑟单手扶住听筒,又写起了文件,“我最近很忙。”
“噢,抱歉,打扰了。”马修得当的言辞让亚瑟小小的骄傲了一下,毕竟这个孩子曾经被他抚养过。
但这么一想他又想到了阿尔弗雷德,粗鲁的、无礼的美/国人,礼仪都学哪去了?
既然想到这,亚瑟也就顺势鄙夷地轻哼一声。这兄弟两个除了脸以外再也找不出相似之处,而阿尔弗雷德拍马也追不上他的哥哥马修,无论是礼貌还是其他什么。
“柯克兰先生,我想邀请您在明天来我家参加晚宴,届时会有美丽的极光呢。您愿意给我这个面子捧捧场吗?”青年温和地发出邀请,听起来比从前要自信许多。
“这个……”亚瑟很为难,“我现在还有很多文件还没有……”
“这样吗……”听筒那边的声音又弱下去了,那副纤细的嗓音的颤声使得亚瑟的负罪感直升,他从来都不擅长拒绝除阿尔弗雷德以外的人的请求。
英/国绅士认命地回答道:“我尽量去。”
“真是太好了!我期待您的来临。”加/拿/大青年笑着挂了电话。

2.
“你看起来很累。”首相接过亚瑟递来的文件,翻开看了看。他瞟了亚瑟一眼,意料之中地看见青年眼底浓重的乌青,“我没想到你竟然一个晚上把文件写好了。”
“是的,首相大人。”亚瑟忍住打呵欠的冲动,右手搭肩行了个礼,“我受马修·威廉姆斯之邀去赴宴,怕耽误了工作,便加急写了。”
“噢。加/拿/大啊……”首相有些许惊讶,不过他很快就笑着拍了拍亚瑟的肩,“那么就尽情享受你难得的休憩时光吧。”

晨光熹微。
亚瑟站在机场入口,等待来接机的马修。长时间的飞行令他的头脑浑噩,而冷风一吹又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他静静地看着城市在冬夜里静谧地安眠,雾气笼罩在温暖而明亮的灯火,朦胧的光影色彩斑驳。
“……冷。”亚瑟哆嗦着裹紧了风衣,把围巾上拉盖过冻得通红的鼻子,雪花落到他金色的发隙和眉毛上,在他抬头后又亲吻上他淡色的唇和白皙的下颌。
一个人悄无声息地靠近,脚步踩着松软的雪发出轻微的声音,亚瑟警觉地回头,却被一记手刀砍昏。
金色的头发……

“唔……唔唔!”
再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一条带子覆在他的眸子上,在脑后系紧。亚瑟挣扎地扭动身体,才发现四肢因麻痹而感觉不出麻绳束在他的手脚上,将他反绑住,放倒在车座上。
他被绑架了。在圣诞节。
被杀千刀的阿尔弗雷德在圣诞节绑架了!
“阿尔弗雷德!”亚瑟愤怒地喊道,“快放开我!”
回应他的是一声轻佻的口哨。
“阿尔弗雷德!”
这次回答他的呼喊的是车轮与地面摩擦的一声短促的急刹。
他被惯性推着往前滚动,又在快要摔下去前止住。
车门拉开,亚瑟被揽着腰抱了出来。
勒着他的腿部的绳子被解开,阿尔弗雷德挽住气得脸色发青的英/国绅士往前走。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嘘。很快就到了。”

阿尔弗雷德停在一棵圣诞树前。他解开了绑在亚瑟腕上的绳子,拉下了蒙住眼睛的带子。
亚瑟眨了眨眼睛以适应外界的光亮。
当他的焦距重新凝聚在面前的这棵圣诞树时,他的瞳孔微缩。
“小时候和你一起种下的那棵树。”阿尔弗雷德站在他身后,解释说。
“你说要一起过圣诞节的,亚瑟。”
他怔住。阿尔弗雷德还记得这件事,他竟然把这棵树养活了两个世纪……
一个轻飘飘的东西落到他的头上。
他抬眸看去。
只有一片叶子的槲寄生①。
接着一股力气抵在他的背脊上,他被强迫着转过身,阿尔弗雷德把亚瑟压到了树干上。
他凝视着对方,那双钴蓝的眸子烨然如光。
他说:“May I kiss you?”

槲寄生这个梗可以玩一年!!!每亲吻一个人就要摘掉一片叶子,阿尔的意思是只会亲吻亚瑟一个人哟ww

评论(3)
热度(60)

© 黑鸠_眉毛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