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鸠_眉毛痴汉

这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高三po
三次繁忙退圈爬墙更新无望
谢谢点过关注的你们

[米英]Just want you know

*上次那篇《My one and only》的续,极短。

*不知何时还有续。

*快要期中考试了我好方( •̥́ ˍ •̀ू )

*食用愉快ヽ(爱´∀‘爱)ノ

落地窗外白鸽飞过,橘红色的眼珠呆滞地转。

“我相信你并不愿意在这里看见我,对吗,琼斯先生?”粗眉毛的英国人显然没把心放在工作上,把文件放到桌上并推远,双手交叠置在颌下。

“当然。”阿尔弗雷德挑了挑眉,“比起在这,我更愿意在酒吧与你相会——我没想过你竟然是我的合作商。”

“那是因为金钱使得您的脑子变得愚钝了。”亚瑟不屑地说,“从一开始我就给了您暗示。”

“嘿!”阿尔弗雷德痛苦地揪起眉头,“你不能强迫一个醉酒到动弹不得的人去察觉你的话里有话,这实在强人所难。”

“噢,抱歉抱歉。是我的错。”他嘴里道歉,绿色的眸子里泛起狡黠的碧波,“先放下这无谓的争执吧,我想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谈。”

“嗯哼?”

“小费。”他突然正经地板起脸,“我的小费。”

“您可得慷慨些,区区几张小票子打发不了我。”

“小费,什么小费?”阿尔弗雷德装聋卖傻。

“哦呀,您该不是忘了吧?”对方眨了眨眼睛,拉开椅子站起身来,缓步走到他面前。

灵敏的身体借力坐到了办公桌上,亚瑟把手撑到阿尔弗雷德的转椅背,呼吸一寸一寸地逼近。

他的手指探到他的胸前,扯开领带,开始解扣子。

一颗,两颗……

时间默不作声地数着。亚瑟故意放慢放轻了动作,轻轻蹭过皮肤的指甲修得圆润,那只手拉开了阿尔弗雷德的领子,锁骨上的黑色笔迹暴露在空气中。

“您可骗不了我。”亚瑟略微得意地瞥了阿尔弗雷德一眼。

柠檬的香味。

阿尔弗雷德抽了抽鼻子。

“怎么……”直起腰的亚瑟被他扯住领带拉了回去,撞到他的肩膀上,然后阿尔弗雷德揽住对方的脖颈,越来越多的柠檬香味涌进鼻子里。

上帝清楚,如果阿尔弗雷德是只吸血鬼的话,他绝对不会挑选有鲜血甜味的小妞而是有柠檬香气的亚瑟。

那清爽的味道可比酒吧女身上的劣质香水好闻多了。

“混蛋你放开我!”英国绅士暴露了自己隐藏着的,比马里亚纳海沟还要深的害羞因子,他的脸因与阿尔弗雷德亲密接触而发烫,他的嘴里吐出的字眼不再是彬彬有礼的“您”和“琼斯先生”,纤细的手脚抵抗对方的怀抱。

“柠檬香皂?”

“嗯……”亚瑟坐回原位,揉着被阿尔弗雷德撞疼的鼻梁,埋怨道:“我可不觉得这是琼斯企业总裁该有的风度。”

“哦?你在指责我之前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自己?”他指了指自己胸前被解开的三颗纽扣,白色衬衫掩着的肌肉线条从锁骨延下,隐隐可见腰腹:“这就是你的绅士风度?”

“我不过是想要验证一下您是否在装疯卖傻而已。”亚瑟嘴硬地反驳,他盯着那黑色笔迹,英文花体漂亮得像个纹身,“事实胜于雄辩。”

“好吧,实话实说,我的确还记得,亚瑟。”解开了的领带悬在胸前只会碍手碍脚,阿尔弗雷德把它扯下:“我今晚还打算去酒吧找你。”

“为了兑现您的承诺吗?”

“为了你。”

(๑•́ωก̀๑)写不出总裁苏……柠檬香皂什么鬼我不知道……

P.S.眉毛不应该只解开三个纽扣Σ(|||▽||| )

评论(2)
热度(34)

© 黑鸠_眉毛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