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鸠_眉毛痴汉

三次繁忙退圈爬墙更新无望
谢谢点过关注的你们

[味音痴]The perfect time

*子米×英
*虽然子米叫眉毛是“英吉利啾”但为了方便写还是用了亚瑟Ψ(^・x・^)Ψ
*食用愉快=( ̄∀ ̄)

小睡片刻

年轻的男孩对于新鲜事物总是抱有好奇心的,特别是精力过剩的那种。

当亚瑟和阿尔例行公事每天午餐后去树林里散步时,亚瑟深有感触。

“亚瑟亚瑟,阳光被树叶切成圆形了呢!”阿尔把手摊开,棱状的光斑停留在手心。

“嗯……”亚瑟捏了捏鼻梁,敷衍地应了一声。昨晚开始他一连处理了好几份国会的公文,已经筋疲力尽,此时却得强打起精神来陪着阿尔。

“亚瑟不要这么冷淡嘛!”阿尔皱起眉头,他把亚瑟的手套解下,手心向上地摊开那只纤长素白的手,让圆形阳光也在他掌心烙下印记。

亚瑟任凭阿尔摆弄他的手,他疲倦地仰坐在长木椅上,湖水绿的眸子下蓄了一层乌青。

好困……好想睡……

可是阿尔弗雷德偏偏不如他愿。

“亚瑟亚瑟,有一只麻雀落到我的肩膀上来啦!”湛蓝色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阿尔小心翼翼地侧头去和麻雀大眼瞪小眼,手扯着亚瑟的袖口;“它会咬我吗?”

“嗯……不会。”强撑起眼皮快速扫一眼又合上,亚瑟基本上是用鼻音回答道。

浓烈的倦意像龙卷风一样把脑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搜刮一空,他像喝了浓度极高的酒般,来不及发酒疯就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阿尔弗雷德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叽叽喳喳地就像枝头吟咏着圣经的天主教雀。

“亚瑟亚瑟,教堂的窗玻璃原来是彩色的!”

“亚瑟亚瑟,我好像听见了歌声,那是你说的精灵唱的吗?”

“亚瑟亚瑟,彩色的蘑菇是人画上去的吗?”

“亚瑟亚瑟……亚瑟?”精力过剩的男孩终于发现不对劲,他扭头去看,英国绅士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他安静下来了。

阿尔爬到亚瑟的膝盖上,捧起他的脸,额抵额,鼻尖对鼻尖。

又粗又浓的眉毛,淡色的唇,圆形光斑缀在他眼睫的阴影下方,纠结的眉头只有在睡梦中才能稍稍舒展。

柔软稚嫩的手指缓慢扫过眸子下的青影,微微顿住。

他放下手,反而将手臂环过亚瑟的脖子,下颌枕在他的肩膀上。

阿尔弗雷德打了个哈欠,合上了眼。

“午安,亚瑟。”他轻轻地说。

树林里安静得只剩下树枝窸窣和清浅的呼吸声了。

*****************

下午茶时间

粉嫩的脸颊。

淡金色的睫毛。

……他的阿尔。

亚瑟偏头看着穿着白色睡裙的阿尔弗雷德,默许他伏在他肩头,反翘起的呆毛搔着耳廓,口水打湿了衬衣衣襟。

他翠绿色的眸子弯了起来,亲昵地吻了吻阿尔的额头。

抱着阿尔的手已经麻痹了,他换了另一只手接着搂住安眠的男孩。

空出的那只手按了按太阳穴,又垂下放到长条木椅上,逗弄着路过的大不列颠小精灵。

“哈哈……”被精灵逗笑的亚瑟情不自禁地笑着耸了耸肩,刚好阿尔也在这时候醒过来。

“呜……”年幼的男孩睡眼惺忪,迷迷糊糊地看见亚瑟近在咫尺的脸。

眸子里盛着一汪朦胧的宝蓝色,刚刚睡醒的阿尔为了表示亲密,脸贴脸地蹭了蹭亚瑟,声音如水果糖:“亚瑟~”

被男孩触感极好的皮肤蹭着,含蓄内敛的英国绅士红了脸,他把阿尔放到长椅上,替他整理压出褶皱的睡裙。

阿尔乖巧地坐好,揉了揉眼睛。等待着亚瑟替他系好领口的蓝色绸带,然后牵着他的手到树荫下享用下午茶。

格子桌布铺在绿茵上,摆着精致的点心。英式红茶散发着馥郁清香,草莓果酱的甜美挥发在空气中,面包上丝丝缕缕渗出的的麦子香味美妙得难以用语言描述。

虽然每天都有下午茶,但是亚瑟总会让厨师绞尽脑汁做出些不同的点心来,天天不重样。

满意地看见阿尔露出和以往一样的惊喜笑容,亚瑟微笑地执起白瓷杯柄,却突然想到什么又放下了。

他走到树的另一边,取下枝杈上挂着的某样东西。

阿尔正鼓着腮帮子嚼着涂满果酱的面包,一个花环轻飘飘地落到他金色的头发上。

“嗯?”沾满面包碎屑的手试探地摸上去,柔软的花瓣。

“喜欢吗,阿尔?”亚瑟宠溺地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

“嗯!”阿尔用力地点了点头,他昂起头,带着果酱和砂糖的嘴唇亲在了亚瑟扬起的嘴角上,“谢谢你,亚瑟!”

亚瑟被阿尔突如其来的吻懵住。

很香很甜的一个吻。

男孩软软的唇落在嘴边时把黏糊糊的果酱留下了。

评论
热度(21)

© 黑鸠_眉毛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