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鸠_眉毛痴汉

三次繁忙退圈爬墙更新无望
谢谢点过关注的你们

[米英]My one and only

*题文无关
*双总裁(´▽`)ノ♪
*狗血梗,慎
*满足一下自己的臆想……食用愉快(๑>ڡ<)☆

午夜,酒吧。

“来杯Martini么?”湖水绿瞳的家伙这样问道,递过来一个高脚杯。

阿尔弗雷德摇头拒绝了,他已经被好友灌了好几瓶伏特加,此时正趴在吧台上,连眼睛都睁不开。

“哈。”他嗤笑一声,自己靠在吧台上喝起那杯Martini来:“我以为大名鼎鼎的琼斯先生酒量相当不错呢。怎么,被灌了几杯就倒下了?”

阿尔弗雷德勉为其难地睨了对方一眼,抵地的脚尖踹过地板上横七竖八躺着的酒瓶,“是几瓶,先生。当你喝到我这程度的时候,你就明白这个中滋味了。”

“需要送您回家吗?”琥珀色的液体从淡色的唇中流进去,“您应该不想第二天的头条是‘著名企业总裁酒醉露宿街头’吧?顺便一提,这项服务需要小费。”

“你们酒吧侍应生态度都这么糟糕吗……”他扶着桌沿撑起身体,甩了甩头,仍看不清面前牙尖嘴利的家伙的脸,大概是酒精上头了。他在脸上摸索了一会儿,“噢,真该死!我的眼镜跑到哪里去了……”

“是那副半框的RodenStock么?”对方朝舞台努了努下巴,“刚刚有位舞女取走了。”

他摁了摁太阳穴,头疼得要命,“我说,你叫什么名字,侍应生?”

“亚瑟。”他答道:“亚瑟·柯克兰。”

“柯克兰……”他模糊地念了几声,最终败给了头疼,“我似乎在哪听过,但恕我现在暂时想不起来,我的头疼得快要裂开了。你是英国人?”

“嗯。”亚瑟淡淡道:“很明显不是吗?我相信我的英式口音相当纯正。”

阿尔弗雷德痛苦地抱住他的头,那根标志性的翘起的头发从他的指间跳出来,显得有些滑稽。“那个……”他开口,“能否把你的电话写给我,顺便帮我叫辆出租车?小费我之后会再付给你的。”

“好啊。”亚瑟看起来倒是挺高兴的,他从吧台借来一支笔,然后在阿尔弗雷德的身上写下一串数字,末尾还附上他的名字“Arthur·kirkland”。

“琼斯先生,我希望您能大方点,给我的小票是张写了一百万美金的支票。”他说俏皮话时的英国腔格外动人。

阿尔弗雷德没心情再回应他的话了。

次日清晨。

阿尔弗雷德揉着眼睛走进盥洗室,他拿起准备好的热毛巾正要洗脸——镜子里那双钴蓝色的眼睛猛地瞪大。

“这什么情况!”他抚摸着锁骨上的黑色笔迹,一串数字,以及亚瑟的名字。

昨夜里那双湖水绿的眸子呈现在他脑中,带着捉弄的,如同偷腥的猫的笑。

年轻的琼斯总裁轻轻哼了一下,勾起笑意。

“琼斯先生,您今天九点要和英国那边的合作商开会,请您尽快洗漱,早餐已经准备好了。”管家站在门口,机械化的语言令活力十足的年轻人难以接受,阿尔弗雷德一边摇头一边拿起架子上的牙膏:“别那么死板嘛,稍稍迟到一会儿又能怎样呢?”

“遵守约定时间这种小细节能够体现您的诚意,琼斯先生。”

真糟糕。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管家公式设定般的言语用灵活的美式发音听起来怪别扭的,如果是英国腔……

亚瑟的嘴唇翕动,把琥珀色的液体含在嘴里等它完全散发之后才活动喉咙饮下,湖水绿眸中荡漾着满足与迷蒙。他说……

愉悦地哼了哼,阿尔弗雷德放下毛巾,从管家身旁走过去。

“琼斯先生,您脖子上的笔迹不清洗一下吗?”

他回头冲管家眨了眨眼睛,吹着口哨离开。

真皮转椅给无聊的琼斯企业的总裁权当做玩具来打发这漫长的时间。

手肘撑在扶手上,阿尔弗雷德翘着腿坐,耳边响起的是那极有诱惑力的,他心心念念的英国腔。

“抱歉,我来晚了。”听不出丝毫歉意,来者抬手看看手表,一双绿眸直直地迎上阿尔弗雷德讶异的眼,淡色的唇上扬,“或许是您来得太早,琼斯先生?”

真是棒极了。

阿尔弗雷德舔了舔嘴唇。

Fin.

评论(13)
热度(98)

© 黑鸠_眉毛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