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鸠_眉毛痴汉

这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高三po
三次繁忙退圈爬墙更新无望
谢谢点过关注的你们

[亲分中心]不良青年

*不良青年真是太太太萌了(σ′▽‵)′▽‵)σ

*发生在[不良少年]之前的故事,东尼儿是不良青年2333

*ooc了,然我喜(๑•́ ₃ •̀๑)就是这么任性

*食用愉快(*˘︶˘*).。.:*♡

巷子里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搏杀,粘稠的血液洒了一地,溅在粗糙的墙体上,像是画家为了泄恨而愤然落笔画出的扭曲画面。

这名“画家”靠坐在墙根,喘着气。巷口路灯照进昏黄的光,放射的线条把他的脸一分为二,置于光明下的嘴角破了个口子,溢出的鲜血凝固在颌下。

不良青年安东尼奥刚刚教训了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不仅闯入他的地盘还对他出言不逊,这样的坏孩子需要调教一下。

他偏头,带点荧光的绿眼珠暴露在灯光下,他笑了起来,隐隐有血腥气。

被称为“恶友组”的三人——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统领着这座城市的所有黑道分子、不良少年,对于不知轻重的新人他们通常使用暴力镇压,下场就像刚才那样,卸条胳膊当做赔礼,前辈们可以既往不咎。

安东尼奥是最常受到挑战的那一个,这得怪他长得不像一个黑道头目。他总是温柔地笑,但下手时却毫不留情。

最近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都金盆洗手了,原因不详。但熟悉他们如安东尼奥,自然是明白他们为的是谁。

哈,两个女人。

安东尼奥又笑了,笑着笑着他岔了气,咳嗽起来。嘴里的腥味令他往地上啐了一口血,然后伸出柔软的舌头探到唇边,把嘴角的血舔舐干净。

他又坐了会儿,扶着墙慢慢站起来,踢了踢麻痹了的腿,足尖碰到了某样东西,他把它拾了起来。

那是一副眼镜,镜片在不久前的厮杀中砸碎了,只有几块碎片还顽强地残留在上面。

这是谁的?哦,刚刚被教训过的不良少年里是有一个戴眼镜的。

安东尼奥对这种东西只有书呆子会戴的东西一向是嗤之以鼻的,但今晚他神使鬼差地把那副眼镜架在了自己的鼻梁上。

凹陷的地面聚了些浑浊的水,借着灯光安东尼奥勉强可以看清自己的倒影。

忽视掉脸上的伤痕和血迹,戴上眼镜的安东尼奥倒是人模人样,像个医生。

还……不错。

他满意地笑了。

评论(2)
热度(33)

© 黑鸠_眉毛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