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鸠_眉毛痴汉

这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高三po
三次繁忙退圈爬墙更新无望
谢谢点过关注的你们

Pirate and gentleman

第一次写米英_(:з」∠)_渣勿打

措词有不对或者撞梗请提醒谢谢

ooc有?

美国海盗米×英国商人眉

    一队英/国的商船正在穿过大西洋到美/国。

    船队的正主站在第一艘船甲板上,灿金色的短发迎著阳光显得层次分明,翠绿的双眸映染海洋与天空的宝蓝更加深邃绚丽。

    亚瑟.柯克兰正带著他的船队前往美/国高价销售低劣的工艺品以牟取暴利。

    「美/国佬大多是暴发户,他们除了赚钱和发横财什么都不会。」亚瑟如此自信地说,事实上他对美/国人有些偏见,但这个英/国绅士却打死不肯承认。

    「琼斯船长!」马修闯入船长室,这个文弱的海盗喘著气,「英/国、英/国那边的商船来了。」

    「来了啊。」背对著门口的沙发上传来明朗的嗓音,接著一个高大的年轻人弹坐起来,他揉了揉浓金色的短发,一绺发丝金鸡独立般地翘着,压不下去。「我们去迎接他们吧。」

    「您的帽子。」马修顺手将船长遗漏在沙发上的船型帽取过,恭顺地递到面前。

    船长接过帽子,转而把正面展示给马修看,语气里有着引诱,「看,马修,这上面是不是少了些什么?」

    船型帽的黑色的绒面上缀了一把由船长亲自捕捉、亲自拔下的洁白的海鸥毛,很规整地排成半圆,这也使得中间空出一块空位,像是落下了什么。

    「呃,一块宝石?」马修试探性地问道。

    「对。」船长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宝蓝色的眼珠子转了转,「少了一块祖母绿。」

    「祖母绿?」马修不解,「您不是喜欢蓝宝石吗?您说它的颜色像您的眼睛。」

    「不不不,我现在喜欢祖母绿。」他们一边说着一边走出去,走到甲板上。

    「把望远镜给我,马修。」

    马修乖乖地把望远镜递过去。

    因为隔得距离不远,通过长管和薄薄的镜片,船长看到站在甲板吹风的亚瑟和他左手食指上的祖母绿戒指。

    「呐,祖母绿,」船长自言自语地说,「我很快、很快就会得到你了喔。」

   

    突如其来的炮弹令船队上的所有人都方寸大乱,他们甚至来不及防御就被打落到海里。

    「船长,船长!」亚瑟急急忙忙地跑入驾驶室,「怎么回事?」

    「我们遇上了海盗,柯克兰先生!」船长急得满头大汗,手足无措。

    「现在怎么办?回击吗?」

    「不,我想我们做不到了,柯克兰先生。」船长咬牙切齿地说,「除了我们这艘以外全部的船被击沉了。」

    亚瑟怔住了,他有些结巴地说,「那,那我们现在是?」

    「除了投降和等待英/国那边将我们赎回去,我们什么都做不到。」

    亚瑟沉默了,他不安地用右手拇指摩挲左手食指上的祖母绿戒指。

    他走了出去,站在甲板上,等著和那群悖逆了绅士原则的、野蛮的、可恶的海盗交涉。

    过了不久,一艘船出现在翠绿色的眼眸中,他看起来有点老旧,但那在海风中鼓动而猎猎作响的骷髅旗和甲板上的数门大炮又表明它宝刀未老。

    一个带著船型帽的高大的年轻人从海盗船那边过来,还带著一个随从,那个随从看上去有些弱,一副底气不足的样子。

    「你好,亚瑟.柯克兰。」那个高大的年轻人站在他的面前,顶著一头羽毛,不友善地牵起亚瑟的左手,握住他的食指,板著脸说,「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海盗船长,我看中了你的戒指,请把它让给我。」

    说完一大通貌似严肃的话,阿尔弗雷德的脸才重新换上海盗们习以为常的不正经的笑,「你看,像不像你们英/国绅士平常做的?」

    亚瑟粗粗的眉毛不悦地蹙起来,他很生气——他引以为傲的英国绅士作风竟然被一个美/国佬所嘲弄了,还是一个美/国海盗!

    他冷著脸想抽回手,然而阿尔弗雷德抓得很紧。眼角的余光扫到上船的海盗将所有人都反手绑了起来,他是这里面唯一一个手脚可以自由活动的英国人,他不情愿地放弃了挣扎,「琼斯船长,我希望你能让我同英国海军交涉一下,让英/国那边将我们赎回去。」

    「这个不急,本hero会跟他们说的。」阿尔弗雷德说,「我就是想要你的戒指。」他用空出的右手把帽子摘下——接着他的那一绺金发就弹了出来——那一刻亚瑟真的很想笑。

    「这里少了一块宝石。」阿尔弗雷德示意亚瑟去看他的帽子,但英/国绅士并不在乎。

    「琼斯船长,我想,如果你让英/国将我们赎回去的话,你会得到比这更漂亮的宝石,而且不止一块,我保证。」说着这句话的亚瑟看起来自信认真,眼睛灼灼地闪着光。

     阿尔弗雷德看著亚瑟翠绿色的眸子,幽深的,潋滟生辉的,就像他明明握在手心却怎么也取不走的祖母绿戒指。

    那是不属于他的色彩,他拿不走。

    那一刹阿尔弗雷德的想法改变了。

    他突然松开手,又很快地牵上亚瑟的手腕。

    亚瑟诧异地看著他。

    阿尔弗雷德低下头,模仿著从前他看到的绅士的动作,轻轻地,吻了亚瑟的手背。

    「你,你!」当阿尔弗雷德把唇贴到他手背上时,亚瑟的舌头不由自主地打了好几个漂亮的蝴蝶结,「你,你在做什么!」

    只轻缓地停留了几秒,阿尔弗雷德又抬起头来,海蓝色的眸子带著狡黠的笑意,「我不需要那些,亚瑟。」

    「我已经找到了最漂亮的宝石啦。」

   
*算是先行草稿嗎……想寫成長篇來著……

评论
热度(25)

© 黑鸠_眉毛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